腐女魂MOE

關於部落格
綾香的妄想空間─動漫、電玩、聲優相關
  • 128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Macross Frontier同人] It’s long long goodbye (師兄×阿魯多)

夕陽西下的時刻,橘色的光芒染紅了整個天空, 在靜謐的日式庭園中,一對母子正坐在歌舞伎世家早乙女家的長廊上, 那母親有著溫柔神情,仔細的為藍髮小男孩梳理著長髮,那孩子名喚阿魯多, 他小小的臉上正漾著笑容……因為身體虛弱的母親總是臥病在床, 但只要能夠起身的時候,便會盡量陪伴著阿魯多; 阿魯多最喜歡與母親在晴天的日子裡,到草原上散步,母親會用她纖細的手指, 靈巧的摺好紙飛機再放到阿魯多小小的手上,飛機在藍藍的天空中飛翔著, 阿魯多總是這樣告訴母親: 「母親大人!有一天,我一定能在真正的天空中飛翔!等著看好了!」 而他的母親也總是露出寵溺的笑容看著阿魯多……。
小小的阿魯多最喜歡的就是他的母親美代, 因為他的父親早乙女嵐藏是個非常嚴厲的人,承擔著歌舞伎世家第十三代的重擔, 但自身又並非是戲劇的天才,只能夠一心一意的鍛鍊自己的演技, 連帶著他對自己的兒子阿魯多也是採取嚴格的訓練,阿魯多和其他弟子一樣…… 不,應該說是嵐藏對他的要求,比起其他弟子的標準還要更高,這一切都是為了 讓阿魯多擁有繼承早乙女家之名的實力。而阿魯多也不負父親的期望, 在小小年紀便有了超越眾人的演技,這除了是阿魯多本身擁有的天賦之外, 另外也得歸功於父親嵐藏的教導。
因為這樣的緣故,所以除了母親之外,阿魯多最親近的人就是矢三郎師兄了。矢三郎是嵐藏所收的第一個弟子,從七歲便進入早乙女家學習,可以說是一路 看著阿魯多長大,每當母親因病無法陪伴阿魯多時,阿魯多就會去找師兄陪他玩耍……
「師兄,聽說今天有廟會,你知道那是怎麼樣的一個地方嗎?」
「阿魯多,你從來沒有去過廟會嗎?」矢三郎微微皺起眉頭。
「嗯,因為母親大人總是生病,如果要去廟會可能對她身體不好; 父親大人總是很忙的樣子……所以、所以……」 阿魯多漸漸低下頭,看起來很煩惱的樣子。
矢三郎摸摸阿魯多的頭說: 「我知道了,阿魯多,那我們今天晚上就去廟會玩吧。」
「咦,可是還沒跟父親大人交代……啊,父親大人可能會生氣……」
「沒關係的,我們偷偷溜出去,只要沒被發現就不會有事。」 矢三郎一如往常的微微笑著,那是令人安心的沉穩笑容。
「那要怎麼溜出去呢?師兄」阿魯多已經從剛剛的沮喪轉為興奮。
「阿魯多,從庭園樹叢這邊鑽過去,到盡頭就是圍牆, 圍牆邊有一個稍微傾塌的小洞,我們鑽過去就可以直接到外面了。」 矢三郎很有耐心的對阿魯多微笑解釋。
阿魯多這時已經高興的手舞足蹈:「那我們快點出去玩吧,師兄!」
就像這樣,矢三郎從阿魯多小時候開始就把他當成弟弟一般呵護照顧著, 而阿魯多也把他當成親生哥哥一樣的看待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在阿魯多十二歲的時候,身體孱弱的美代不敵病魔,就這樣離開了人世。 對一個十二歲的少年來說,失去最愛的母親當然是莫大的打擊; 另一方面,嵐藏也因為想忘記對妻子的思念,而更加努力投身於戲劇之中, 阿魯多不諒解父親的作為,於是嵐藏與阿魯多父子之間的隔閡便越來越深……。 (在這時候,只有矢三郎師兄最能夠了解我吧……) 面對父親嚴格的要求,阿魯多總是默默忍受,但矢三郎似乎總能看出他內心的 痛苦,適時的安慰阿魯多,矢三郎沉穩的笑容在那段時間中, 支撐著阿魯多繼續往演員之路前進。
但隨著阿魯多漸漸成長,他遺傳自母親驚人的美貌也漸漸更加成熟…… 除了常被人誤認為女孩的面容,還有明亮瑩透的肌膚、藍色而有光澤的髮絲、 因長年訓練而鍛鍊出的美麗身段;從這時候起,矢三郎發現他對阿魯多開始有了 異樣的情感(不……也許這種情感從阿魯多小時候開始就已經漸漸萌芽了吧……),矢三郎最喜歡看小小的阿魯多與美代夫人玩紙飛機時露出的笑容; 阿魯多表現不好而被嵐藏大人責罵時露出那種泫然欲泣的表情, 讓矢三郎很想把他抱在懷裡,安慰他:「嵐藏大人並不是討厭阿魯多, 他只是希望你能做的更好……」;總之,各種各樣的情感匯聚起來, 漸漸醞釀成矢三郎難以對阿魯多說出口的感情……。
阿魯多第一次登台的戲碼,就是因情色場面而聞名的「櫻姬東文章」, 這齣戲的故事背景是在江戶時代,年僅十七歲的女主角櫻姬家中遭強盜權助襲擊, 父親與弟弟被殺,自身也慘遭強暴,還因此而懷孕,最後還愛上了犯人…… 這樣一個劇情如此曲折的故事。當時年僅十四歲的阿魯多還只是個少年, 無法理解櫻姬內心複雜的情感,也無法演出激情的場面,早乙女嵐藏認為 阿魯多的演技徒有「形」,也就是只有華美的外表,但最重要的情感卻無法在 其中流動……當時與阿魯多演出對手戲的就是矢三郎,他的實力也尚未成熟到 能將阿魯多的情感引出來的程度……。
為此,嵐藏大人訓斥矢三郎:「你在演戲中壓抑著自己內心真正的感情, 導致你無法引出對手的情感。」但矢三郎在心裡想著:「我怎麼能夠不壓抑 我內心對阿魯多的愛意?如果說出來的話,一定會讓他非常困擾吧! 我只能一直逃避我的內心,這樣的結果就是讓我無法全心全意投入在戲中, 但是,這樣下去,只會毀了阿魯多第一次登台的場面……。」
時間緊迫,距離阿魯多的初次登台僅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了, 矢三郎在心中做了一個決定─這樣做,應該能夠幫助阿魯多順利掌握角色, 就算會讓他們的關係崩解,就算這樣會傷害到阿魯多,他也不會後悔……。
矢三郎還記得,那是一個月色很美的夜晚,他抱著有所覺悟的心情, 來到了阿魯多所居住的別院房門前問道: 「還沒睡吧,阿魯多。我有些事想和你談……。」
模糊的人影拉開房門,那是剛沐浴後的阿魯多─未綁起的碧藍長髮仍帶有微溼的 水氣,因為沐浴的熱氣而泛著紅暈的臉頰……
「有事要說就先進來坐吧,師兄。」阿魯多邀請矢三郎進房, 房間內只點了蠟燭,燭影隨風搖曳,好像很快就要熄滅。
「有什麼事要跟我說?」阿魯多對師兄露出笑顏。
矢三郎胸中一股無以名狀的感情迸發出來,他突然伸出手抱住了阿魯多。
「師……師兄?」被抱住的阿魯多感到相當疑惑。
「我喜歡你啊,阿魯多。」 矢三郎輕輕撫著阿魯多的臉龐,用手指慢慢的描繪著它的輪廓。
「嗚……師兄,你是在開玩笑的吧!放開我!」 阿魯多慌慌張張的想掙脫開師兄的懷抱, 沒想到矢三郎這時偷襲了阿魯多的唇瓣,溫暖溼熱的舌頭伸進口腔中肆意翻攪。
「嗚……嗚……我不要!師兄!」阿魯多好不容易推開矢三郎,大口喘氣。
矢三郎放開阿魯多,慢慢起身:「請不要忘記我對你的心意,阿魯多。」 說完便轉身離開了。
阿魯多此時是千頭萬緒全懸在心頭─我是怎麼看待師兄的? 我只把師兄當成像我的哥哥一樣,但是師兄他……? 剛才被師兄親吻的時候,我竟然不會感到討厭……這又是為什麼呢……? 「師兄……師兄……」阿魯多一聲聲低喃,在庭院裡久久縈繞不去…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在那之後,阿魯多的演技就像是脫胎換骨一般,在華美的外表中又含有濃烈的情感,完美的演繹了櫻姬,但他與矢三郎的關係再也無法回到最原本的兄弟之情了,除了平日的練習之外,阿魯多再也不會主動去找師兄,甚至是處處特意避開 矢三郎。
然後,就是大家所知道的─「櫻姬東文章」作為阿魯多的出道作大為轟動, 阿魯多卻越來想脫離早乙女家,雖然他並不是特別討厭演戲,但只要想到他在 這家中是孤伶伶的一個人─父親只會嚴厲地指導他的演技,其他的師兄弟因為 他的演技太過突出對他們造成很大的壓力,而沒人想接近他,再加上原本最要好 的矢三郎師兄竟然對他說出那種話……。
於是在阿魯多進入美星學園演藝科就讀時,發生了一件讓他做出重大決定 的事……
某一日午休時間,阿魯多一個人來到了學校的屋頂上,就在此時看到了一個 綁著雙馬尾的藍髮嬌小女孩,和戴著眼鏡的金髮男生正在屋頂上, (從外表判斷,金髮的那個應該是學長吧,但是那麼小的女孩又是……) 阿魯多正在想著他們兩人的關係時,藍髮女孩雙手插著腰,發號施令說: 「米歇爾,不是說要讓我看看你自豪的飛行技巧嗎?快點讓我看看吧。」
那被稱為米歇爾的學生露出輕挑的花花公子笑容,笑著對女孩說: 「請仔細看我的表現吧!柯蘭柯蘭大尉~」,穿戴好飛行裝備後,米歇爾便從跑道經由噴射的力量衝出去,接著在天空中利用機械翅膀與噴射氣流輕快的飛舞著; 阿魯多看呆了(這樣應該能夠接近天空一點吧!)
……當晚阿魯多跟父親說希望轉入學園的飛行科,卻和父親嵐藏大吵了一架,便負氣離家出走,擅自轉入飛行科……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時間來到阿魯多高二這一年,他遇見了人稱「銀河妖精」的歌手雪露,也遇到一個名叫蘭卡的綠髮女孩,在bajara這種外星生物的攻擊下,他加入了民間軍事組織SMS,和這兩個女孩的關係一直是糾纏不清……
「我知道,這兩個女孩都對我有好感,但是為什麼……我一直故意裝成不知道? 我想……應該是因為,我心裡還有一個讓我掛念的人吧……」 阿魯多在心裡向自己說著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就在米歇爾與柯蘭向阿魯多說明趕快去追有病在身的雪露時, 阿魯多卻發現有人早了一步將昏倒在地的雪露抱起……那是矢三郎師兄!
「啊!等一下!」阿魯多衝過去想攔住計程車開走「師兄!這傢伙……」
矢三郎望向在車內昏迷的雪露,「這位小姐……是叫雪露小姐吧」,
又轉向阿魯多道:「既然拜託我照顧她,那麼我就先帶她回去……」,
矢三郎對阿魯多露出了微笑「如果擔心她的話,就回早乙女家來看她吧。」
「等一下!師兄!」此時緊急出動的警報已響起,
「可惡啊!」阿魯多只能夠看著車子揚長而去。
Frontier時空跳躍後,阿魯多從以前的秘密通道處想悄悄潛入早乙女家, 卻沒想到矢三郎早已等在出口:「等你好久了哦,阿魯多。」 矢三郎又露出招牌的笑容。
「嗚哇啊啊!」阿魯多慌慌張張的起身, 「不管什麼理由,你又回到了發誓再也不回來的這個家……」 矢三郎掩面說著,「我先帶你到雪露小姐那邊去吧,阿魯多。」
看到雪露很有精神的樣子,阿魯多鬆了一口氣,但是聽到她說再也不唱歌時, 阿魯多掩不住內心的憤怒,最後只說了今天在美星有蘭卡的演唱會,他也會出場做特技表演便離開了……
雪露回到屋內凝視著阿魯多母子的相片, 這時矢三郎出現了,笑著對雪露說:「非常不錯的演技呢。」 開始侃侃而談阿魯多的母親美代夫人與年幼阿魯多的往事。
「把我帶到這裡,是為了讓阿魯多回憶起那時候,而再一次登上歌舞伎的舞台嗎?」雪露敏銳地問著。
矢三郎但笑不語,回望雪露。
「那麼,很不巧啊,我是起不到作用的」雪露露出了諷刺般的笑容。
「我還沒有放棄希望……站在舞台上,在人前展現出自己的技藝,那是完美的、無與倫比的毒藥,聚集他人的目光、熱情、喝彩,那種熱情、那種興奮,支配一切的全能感……只要經歷過一次,就無法輕易忘掉……」矢三郎露出沉醉的表情。
「你真的是個很好的演員啊,矢三郎先生。」雪露輕笑,又說 「除了希望阿魯多再次登上舞台之外,你還有其他目的吧…… 就像是,希望阿魯多再次回到這個家。」
「是這樣嗎?雪露小姐,你是怎麼看的呢?」
「不用再跟我裝傻了,你以為我是誰?我可是雪露,雪露‧諾姆喲。 你以為你那套說詞可以完全騙過我嗎?其實阿魯多不想回家的原因不只是 與他父親的爭執吧。」雪露停頓一會,繼續說著:「我看的出,阿魯多對你而言 是特別的人,至少你的眼睛是這樣告訴我的─我喜歡阿魯多,非常喜歡喲, 但是我傷害過阿魯多,所以不能接近他。我希望他是自己願意回到我身邊來的。 怎樣?我說對了嗎?」
「哈哈哈哈!」矢三郎大笑著,幾乎要笑出眼淚。
「矢三郎先生,請你好好面對自己的感情吧。」雪露說完便馬上轉身走出房間, 但身體好像微微顫抖著……「其實我還有一件事沒說,那就是,阿魯多看著矢三郎先生的目光,也是那種我喜歡你,但是我被你傷害了的感覺呢─」 雪露在心裡偷偷笑著自己,臉上卻淌著兩行清淚─「看來我這次又愛錯人了。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雪露離開了早乙女家,來到蘭卡演唱會的會場;經由柯蘭的勸說,雪露登上 阿魯多所在的天台,在那裡的米歇爾和阿魯多原本正在談話,但米歇爾看到她出現,拍拍阿魯多的肩之後就離開了。
「阿魯多……」雪露輕輕喚著阿魯多。
「雪露,妳……有什麼事瞞著我?」阿魯多皺起眉頭問著。
雪露輕輕搖頭「沒有啊。」
她停頓了一下,又說:「我來,是想跟你說一件重要的事。」
「那……究竟是?」阿魯多急切的問著。
「呵呵,是關於你師兄矢三郎先生的事喔。」雪露撥了撥頭髮。
「師兄他……師兄他又想利用你對我說什麼嗎!」
雪露再度搖頭─「不是這樣,是我自己想來的。 你或許沒注意到,在這樣拖拖拉拉下去的話,會傷害到我們三個人喔。」
「三個人?」阿魯多露出狐疑的表情。
「沒錯。我、蘭卡,還有矢三郎先生。」雪露堅定的說: 「你太狡猾了,阿魯多。其實在你心裡,早就已經有重要的人了吧, 只是你……一直都不願意面對你自己真正的感情。」
「我……真正的感情?」阿魯多腦海裡漸漸浮現出一個人影, 那是一個在他小時候代替母親陪伴著他的人、那是在母親死後唯一會安慰他的人、 那是總是對他瞇瞇眼微笑著的男人─
「想清楚了就放手去做吧,你還沒有回應那個人吧?勇敢一點,阿魯多」 雪露露出一個絕美的微笑,但身體卻不受控制漸漸開始搖晃起來。
「雪露!妳沒事吧?」阿魯多急忙上前抱住她, 但這時樓梯口出現了一個氣喘吁吁的綠髮女孩─蘭卡正站在那裡。
「這是……騙人的吧……雪露小姐跟阿魯多……」 蘭卡不敢相信,在自己好不容易要鼓起勇氣告白的時候,卻看到這樣的一個場景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在這之後,是混亂的開端─一場幾乎耗盡Macross Frontier資源的戰役就這樣展開, 許多人在這當中喪失了生命─包括好不容易承認自己心意的米歇爾, 也有人在這樣的戰後瞭解了一切選擇離開─那是以前為人們帶來希望的歌姬蘭卡, 剩下來的人們呢?
阿魯多再次經由秘密通道進入早乙女家,見到了矢三郎師兄……
「師兄,三年前的那件事,我……還沒有回覆……,如果是師兄的話……我 ……我願意喜歡你。」阿魯多紅著臉慢吞吞的說著。
「阿魯多!」矢三郎睜大了眼,非常驚訝的樣子。
「那你願意搬回早乙女家囉,阿魯多。」矢三郎趁勝追擊。
「這……這個和那個是兩回事!師兄!」 阿魯多臉更紅了,但是是因為惱羞成怒的緣故。
「這真是一場漫長的追逐與等待呢,阿魯多,但是我再也不會讓你從我身邊離開了。」矢三郎在心裡輕輕說著,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後記:我竟然寫出來啦(掩面)這是我第一次嘗試寫同人文>///< 星期一晚上睡不著,在床上翻來翻去想到的(同時想到的還有雙歌姬文~笑~) 我原本是綠毛派,中途又變女王派,沒想到最後竟然生出這樣的配對XD
原本的設定是師兄強O阿魯多……但是因為我不想讓阿魯多搞得像得了 斯德哥爾摩症,然後又因為不會寫激H,所以變成現在這種清水文呢~在寫的時候很想讓一些老梗台詞出現,像是「啊啊……師兄不要啊>///< 」,或是讓師兄說「嘴巴說不要,身體倒是很誠實」之類的(汗……),還好最後沒用太多老梗句XD
關於米歇爾和柯蘭的串場也是一開始就設定好的,基本上我沒辦法寫學長公主文,因為我實在太喜歡米歇爾跟柯蘭這種正常配對,所以特意讓他們出來插花, 喜愛學長×公主者請多見諒……
還有雪露的出場是為了當戀愛小天使~辛苦女王啦,明明就生病還要掩飾隱藏 自己心意,相信還會有更適合妳的好男人啊~
本人的第一次拙作,如果寫的不好請大家多多包涵< (_ _)> by綾香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